關于ZAKER 免費視頻剪輯 合作 加入

在印度的中國人:感染病毒多喝水未上報,戴口罩只為躲警察

摘要:印度衛生部門 4 月 29 日的統計數據顯示,當日報告確診病例接近 38 萬,死亡病例超過 3600 人,雙雙刷新紀錄。印度南德里地區一個狗用火葬場改為人用火葬場,以應對遺體數量每日近 20% 的增長,多地的喪葬費從三千多盧比漲到兩萬七千盧比。

集中焚燒遺體的畫面在全世界廣泛傳播,引發了各國民眾的關注,據當地的中國人了解,在印度教的傳統里,當日白天去世的人需要在日落前火化,夜晚去世的人最好在日出前火化,宗教因素也是原因之一。

自去年疫情出現后,仍有不少中國人留在印度。當下,他們正在親歷印度疫情逐步失控的過程。

在海得拉巴的留學生小陳因為拍攝印度生活而屢上熱搜,房東閑聊中透露全家感染過病毒,嚇得她趕緊逃走;在新德里市區,丹丹每天都收到熟人確診的消息,跟去年不同,這次死亡的很多是青壯年。

在孟買的中資企業里不斷有人感染,劉赫為了不在上班時摘口罩,他選擇不吃午餐;董長生的印度鄰居們大多只帶棉布口罩,或者圍一片紗,他算過 3 個口罩的售價是 9 盧布,這夠低收入者的一頓飯錢了,很多人沒法做到經常更換;據李新觀察,很多人在說話時摘下口罩,包括醫務人員,他覺得口罩只是大家上街規避警察罰款的證件。

文 | 魏榮歡

編輯 | 龔龍飛

以下是三位印度華僑華人的口述:

安娜 36 歲 印度媳婦

" 這個事我們也沒有上報政府 "

最近露天焚燒遺體的視頻在中國網絡流行,那是印度教的習俗,我婆婆去世的時候我是參加過的。火葬場里,有工作人員點火,在坑里放很多木頭,把遺體架到木架子上面。(在場)我們去了很多親戚,站在旁邊看著焚燒。剛燒完時骨灰是很燙的,我們過了兩天才去把骨灰放在陶罐里,帶到恒河邊,全部撒進去。因為印度教徒們相信,只有灑進恒河里,才能進天堂。

當地時間 4 月 23 日,印度新德里,工作人員在露天火化新冠死者遺體。圖源視覺中國

去年 10 月,我用工廠買的測試盒檢測,發現自己感染了新冠病毒。先是發燒,呼吸有困難,但不是那么嚴重,我一點力氣都沒有,只想拼命的喝水,要喝很多水。

我老公是印度人,幫我聯系了一個相熟的醫生。醫生給我開了一個藥方,加上治發燒的,總共有四五種。

他帶著兒子住到工廠去了,我在家待了一個星期,這個事我們也沒有上報政府,吃了一周藥之后就沒什么癥狀了,雖然說身體還有點虛弱,但吃飯也沒有問題,我就又去上班了。

我沒有去醫院,因為別人也不去醫院(這種處理方式在印度很常見)。我老公的朋友也是這樣就好了,我干嘛要去醫院呢?接下來,我就加強身體鍛煉,練習瑜伽。

我住在距新德里半小時車程的諾伊達。最近我們這兒又開始實施宵禁,晚上 8 點之后,早上 7 點之前不讓出門,周六、周日全天不能出去,超市和商店也不開門。其實買藥或者上班還是可以出去的,只要出示一下證明。總之,沒有像中國那么嚴格,靠大家的自覺。

當地時間 2021 年 4 月 27 日,印度金奈,民眾排隊購買抗病毒藥物瑞德西韋(Remdesivir)。圖源視覺中國

超市我倒是每個星期去兩趟,現在,我減到每周去一趟。上周五我去了,超市里沒什么人,奶茶廳一個人都沒有。

我婆婆已經去世了,公公年紀比較大,他從去年疫情開始一直都(在家)沒有出去過。我兒子 12 歲,每天在家上網課。

我公公和老公都打了疫苗,我預定下個月打,他們說疫苗打了之后還是會得的,可能是稍微會好點。

這個月以來,我周圍有挺多人感染了,隔壁的醫生夫妻剛感染,我們工廠里的會計、人事經理等也感染了。工廠里買了測試盒,有問題的讓他們都回家休息了。

最近幾天,缺床位、缺呼吸機的消息遍布朋友圈,有一個中國朋友,讓我老公幫忙訂床位,但是那些大醫院已經沒有人接電話。這樣的壞消息越來越多,就在 29 日,我得知同事的兩個朋友死了,病毒進入肺里,兩天人就沒了,還有丈夫朋友的妹妹,非常年輕,也因為感染病毒去世了。

在諾伊達,據說 20% 的人都感染了。我周圍的人很緊張,但經歷了一次感染的我比較積極,還經常鼓勵他們,要注意鍛煉身體,盡量不跟外面接觸,主要是調節好心態。

張峰 29 歲 旅居印度四年

" 領導不放心,就按照國內的標準讓我在家隔離 14 天 "

去年封城很突然,只提前兩天告訴大家,說要搞全國封鎖,說是 " 我們先封鎖一天試一試 "。當時我記得是個雙休日,封鎖完了,禮拜一又放開了,結果放開了一天以后,禮拜二又封鎖了。

封城造成了大面積的停業和停工,當時我好多中資企業的朋友在這兒,大家都很害怕,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最要緊的是大家都沒有做任何準備,藥、糧食、水都沒有準備夠。在這里的中國人一般都喝瓶裝水,因為印度的飲用水很多都是直抽地下水,沒有過濾,喝著有種金屬的怪味。

當地時間 2021 年 4 月 27 日,印度新德里,醫護人員在相互消殺病菌。圖源視覺中國

當時,一個中國朋友打電話問我,能不能給她弄些水,她的公司從疫情開始就停工了,只留了她一個人在新德里。她當時正好生病發燒了,家里面沒有退燒藥,也買不著。周圍人也幫不了她,沒法給她送過去。當時小區都封鎖掉了,街上全是關卡,沒有那個通行證就不讓過,普通的車都過不去。她不敢去醫院,因為沒有疫苗,醫院里也不知道什么情況。她自己在家里邊硬扛,直到退燒。

因為只在主干道上設了卡,鄉間總有封鎖不到的地方。印度有好多打零工的人,在富人家做幫工或者在菜市場賣菜之類的人,封城以后,這些打零工的都沒工作了,得回老家。他們很多人的老家在內地,也像咱們去沿海地方工作一樣,他們有些人就步行回去,有的走 21 天,有的走了一個月,封鎖了兩個月,其實效果不大。

去年五月,各地開始慢慢解禁了。人們的防疫意識也提高了,尤其是中國人。在我們企業,老板讓雇員出去買個東西,會把錢掛到一個地方,雇員買回來也會掛到這個地方,等老板去取,確保兩人不碰面。

上個月我因頭疼去了趟醫院。進門的時候,就有保安拿一次性的紅外探頭給你測溫。醫院里面人很多,大部分是老人,從打扮來看,各個階層的都有。大家擠在一起,帶著花花綠綠的棉布口罩,有的很明顯能看出來是自己做的,繡著圖案,還有的是用頭巾在嘴上圍一下。有人咳嗽,其他人沒什么反應。

只有醫務人員帶的是藍色的醫用口罩。不過在分診臺,給我咨詢的小哥跟我說話也經常摘下口罩,他說他們醫院 80% 都感染過新冠病毒了,而且他們都打了疫苗。

當地時間 2021 年 4 月 20 日,印度新德里,殯儀館工作人員在轉移遺體。圖源視覺中國

最近感染人數飆升,我覺得跟印度的大活動過多相關,今年印度有 5 個邦要舉行選舉,都是像西孟加拉邦這樣人口上億的邦,意味著總共有幾億人參加。各黨搞大型的集會,很頻繁,投票也是現場投的。還有灑紅節,包括前兩天剛剛結束的大壺節,都是上億人參加,場面非常擁擠壯觀。

這次封鎖不是全國性的,(和此前比)也做了比較細的規定,比如說救護車、快遞車是不受限制的,所以這一次生活也沒有受到特別大的影響。

跟去年不一樣,周圍好多人確診,光我聽說的就有 30 個。我有個印度朋友 Aditya,在上周,他全家都感染了。Aditya 在政府機關工作,平時上下班開車,戴一次性醫用口罩,他覺得自己應該是在工作場所感染的。

上周,他感到頭疼腦熱,就去醫院做了一個檢測,結果顯示陽性。醫生開了藥,建議他在家靜養就可以了。一兩天后,跟他住在一起的哥哥也確診了。

兩周前,他住在新德里市區的父母剛被確診,托了親戚幫忙住進了公立醫院。據說再晚一點,那家醫院就沒床位了。

當地時間 2021 年 4 月 27 日,印度新德里,當地新冠疫苗接種工作在持續進行中。圖源視覺中國

現在,我也在家隔離,因為上周跟企業外的人對接工作,經理不放心,就按照國內的標準讓我在家隔離 14 天。

印度有一個詞叫 jugaad,這是一個印度教的詞,中國好多人把它翻譯成 " 湊合主義 ",就是把湊合當成一種人生哲學。

李新 39 歲 從事國際旅游行業

" 他們下巴掛著口罩,以防有人來檢查能迅速拉上去 "

我住在印度南端的泰米爾納德邦,不是疫情重災區。這些天,新德里確診人數激增,我們這里跟沒事一樣。

我家附近的摔跤訓練場還有初中生在搞訓練。二三十個學生聚集在一起,都不戴口罩,待在店鋪里的人也不戴。他們下巴掛著口罩,以防有人來檢查能迅速拉上去。只有那些在街道上流動的人,比方說騎摩托車的,還有行人,他們一定會戴,因為他們得過路口,被警察看見了會被罰款 200 盧比。

店里的人很少戴口罩。圖源受訪者

除了不戴口罩,沒有保持 2 米社交距離和隨地吐痰也會被罰款,罰金高達 500 盧比,大約人民幣 50 元。像這類制作簡陋的警示牌每隔幾百米就能看到一個。警察基本只在主要街道的紅綠燈處出沒,其他地方很難碰到。我平時出門一趟基本遇不到警察。

寫明罰款的警示牌。圖源受訪者

我感覺離疫情最近的就是去年 8 月,住在我對面樓上的一對老年夫妻確診了,跟我住的樓相距不足 5 米。先是老頭覺得不舒服到醫院檢查,被確診之后發現老太太也被感染了。醫療部門馬上給那棟樓上的其他鄰居做了檢測,是陰性。

確診的夫妻當天就被帶到醫院隔離治療了。第二天,幾名衛生部門的工作人員又來了,在房子里外撒上生石灰,噴了消毒液,在樓門外面圍起了金屬圍擋,貼上 " 隔離區 " 和 " 居家隔離 " 的標識。檢測為陰性的三位鄰居被關在里面,要隔離 14 天。

圍擋里的房子和隔離區標識。圖源受訪者

那對老人在我們看來是最不可能感染的,他們是出了名的小心謹慎。有時我著急下樓,會忘記戴口罩,但老太太從來不會。老兩口基本不出門,倒是兒子每天出門上班,檢測卻是陰性。更有意思的是,那些游街串巷的小販,賣魚的、賣菜的,甚至回收垃圾的,這些高危人群并沒有聽說誰確診。

印度的街上是沒有垃圾桶的,是有專人定點來收垃圾。每天有不同的垃圾車來,分類收走。星期天是不收的,平時每天早上收一次。垃圾在 40 多度的氣溫下會很快發臭。有一次我三天沒倒,垃圾袋里生了蛆,很可怕。來收垃圾的女人們會吹哨子,叫人們下樓。她們有的戴口罩,有的就是圍了一塊布。

收垃圾的人。圖源受訪者

我覺得很有可能是一部分被感染者已經自愈了。根據去年 7 月份的一份調查報告,孟買貧民窟的檢測樣本里有 57% 檢測到新冠病毒抗體,而非貧民窟只有 16%。

兩位老人在醫院待了不到一周,轉陰后就回家了。本來鄰居們人心惶惶,原先那些不戴口罩的人出去都戴口罩了,小孩子也不出去玩耍了,但看到他們沒什么事,就又像以前一樣不當回事了。

后來看到周圍人確診后都沒事,大家得出結論,感染了新冠病毒沒關系,包括我也這樣想。

我太太是拉達克人,她 70 多歲的舅舅去年確診后死了。家人覺得這是意外事件,她舅舅本身有冠心病,他的死和新冠病毒沒有必然聯系。

這次北部新德里疫情爆發,街邊的商店和餐館照常營業,沒有物資短缺也沒有漲價,但也發生了一些改變,商家把柜臺整個擋在門前,防止客人離自己太近;喝茶的客人坐在店門口的臺階上,不到餐館里面去了。我們也會擔心疫情蔓延過來,但同時也是 " 不見棺材不掉淚 ",畢竟防控疫情和經濟發展要平衡。

商家把柜臺擋在門前。圖源受訪者

(文中劉赫、董長生、李新、張峰為化名)

來源 :極晝

以上內容由"ZAKER新聞丨湖北"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內容
嫩草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