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ZAKER 免費視頻剪輯 合作 加入
九派新聞 04-30

離譜!上海一居民連開 5 年震樓器 居民砸門、報警、斷電、投訴均無效

浦東新區上南花城社區,有一幢樓出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居民們不約而同地做著同一件事,家家戶戶屯著一大堆耳塞。

這幢居民樓位于小區當中,按理說是最為安靜的位置,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原來,該樓 502 室住戶與樓上 602 室發生矛盾,一怒之下使用了震樓器,這一震就是五年。

↑ 圖說:通過手機 App 測試,震樓器和各種噪音經常達到五六十分貝(非專業測試僅供參考)。記者 劉歆 攝(下同)

一件瑣事震樓 5 年

據新民晚報報道,日前,記者來到該居民樓,見識了震樓器的威力。首先,是一種類似規律敲擊榔頭的聲音,三下一個輪回,持續不斷。此外,還有不間斷播放音頻,聽著似乎是某種 " 黃色音頻 "。

居民告訴記者,白天因為有白噪音,所以還能遮蔽一些,最痛苦的是到了夜深人靜的晚上,這些噪聲會變得異常清晰,聲音隨著樓板蔓延全樓,整幢樓都深受其苦,最讓他們受不了的是,噪聲還只是震樓器威力的一小部分。

" 最厲害的,是一種低頻震動,這個功能一開,整棟樓都在抖,震得人腦殼嗡嗡響,幾分鐘就吃不消。" 居民說,在他們的抗議下,這戶人家稍有收斂,這一功能如今偶爾使用,但兩種噪聲攻擊是 24 小時不間斷進行,已經持續了整 5 年。

究竟是什么仇怨,讓鄰里關系變成一場噩夢?記者來到了當事人之一的 602 王女士家中了解情況。進門就看到,王女士在客廳鋪上了席夢思,她晚上就睡在這里,桌子上放著一堆耳塞,這是樓里家家戶戶的標配。她家的臥室,是主要 " 攻擊 " 目標,噪聲這里變得異常清晰,記者用手機分貝軟件測試了一下,最高達到了 68 分貝。

說起和樓下的恩怨,王女士一聲嘆息,說多年前和他們家還是好朋友,一起散步一起逛街,直到 2016 年發生了一件小事反目成仇,引發這場持續 5 年的 " 戰爭 "。

當時王女士家陽臺的水管老化滲水影響到了樓下,因為沒有好好溝通,這點小事逐步升級,兩家人從親密相好變得形同水火。到了 2017 年,樓下就開始使用震樓器進行 " 無差別攻擊 "。

↑ 圖說:居民無奈只能將床墊放在客廳噪音較輕處

鄰居 " 躺槍 " 苦不堪言

位于 " 攻擊 " 最前沿的 602 自然是苦不堪言,王女士的丈夫很久之前就已經搬出去住。而其他居民也是無辜 " 躺槍 ",最倒霉的要數 702 的住戶。702 住著一對老夫妻,記者上門時,85 歲的鐘老伯正在睡覺,晚上睡不著只能白天打個盹,這樣生活已經持續了五年。

他的妻子王阿婆告訴記者,老伴的身體原來很好,就是這幾年迅速衰老,因為他們家離 " 戰場 " 最近,臥室里的聲音只比 602 稍微輕一點點。本來就睡眠不好的鐘老伯經常一夜無眠坐到天亮,因為精神萎靡還摔了兩跤,斷了 5 根肋骨,原本精神矍鑠的他已經被折磨得渾渾噩噩。

此時,其他居民也紛紛趕來,現場猶如 " 吐槽大會 ",他們這幾年也是深受其害。有一位居民已經很久沒有在家睡覺了,每天晚上安頓好妻兒,就到丈人家休息,因為他睡眠不好,一夜無眠的結果就是第二天無法正常上班。他的孩子也不止一次向他抱怨,休息不好沒法好好學習,但學校就在邊上沒法逃離,他非常擔心孩子的學業會受此影響。

另一位居民更是倒霉,剛花了千萬買了這套房子,她如今非常后悔居然沒有在看房時發現這一情況。" 我還以為是普通的裝修噪聲,沒想到日日夜夜不停,天天睡不好,早知道怎么也不會在這里買房。"

↑ 圖說:居民多方反映,仍無法解決震樓器擾民問題。

取證艱難無法維權

為什么不聯合起來制止這種行為?居民們哀嘆道,什么辦法都試過了,毫無效果。

首先是 602 室,也曾經用敲擊地板等方式反擊過,但隨即招來更大的報復,加上鄰居抗議,只能偃旗息鼓。其他居民也上門溝通過、砸過門、報過警、拉過電、信訪過、投訴過、打過官司、寫過聯名信、制定過樓組公約,但 502 只用一招化解:" 堅守不出 ",沒有任何辦法能阻止震樓。

每當居民報警,民警都會上門,但敲不開門,聲音只是暫時停止,等民警一走,噪聲攻擊又開始繼續。這幾年附近派出所的民警不知道上門處置過多少次,但就是因為取證難,不能固定證據,無法對其進行強制措施。

而且即便民警鎖定了證據,處罰手段也非常有限。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理法》第五十八條之規定,對于故意制造噪聲干擾他人正常生活的,第一次給予警告處罰;警告后仍不改正的,將對其處以 200 元以上、500 元以下的罰款處罰。

再說去法院起訴,居民被告知要去指定的專業檢測部門出具環境檢測報告,如果分貝數超過標準,才可能發起訴訟。但檢測機構卻表示,被噪聲檢測的對象,必須是單位,比如工地、工廠之類,不能是個人,所以通過司法渠道解決也走不下去。

上南花城居委會張書記告訴記者,居委會也曾采取了各種方式進行調解,搭建平臺讓居民進行協商,但均無效果。上鋼新村街道信訪辦楊主任也表示,5 年來他們為此跑了不知多少次,甚至去 502 住戶的單位溝通,但被告知此人已經退休,這是個人行為,單位無權管轄。

↑ 圖說:為了減輕噪音的影響,居民家中常備各種耳塞。

拒絕溝通訴求存疑

究竟 502 住戶的訴求是什么?他們又有什么委屈?怎樣才能停止震樓?記者來到 502 室試圖采訪當事人,但一直沒人應門。一位居民告訴記者,502 室曾經與他們家主動接觸過,告訴他們不要摻和其中,不要和其他居民一起 " 搞 " 他們。

" 他們的訴求非常奇怪,我至今也難以理解。" 這位居民表示,這對夫妻上門后首先是訴苦,說 602 的行為對他們的生活造成影響,而其他居民都幫助 602 來 " 欺負 " 他們,丈夫還說他的妻子已經搬到其他地方住,除非妻子能夠回到這里正常生活,否則就不會罷休。但說到 " 震樓 " 一事,夫妻倆就絕口不提。也有居民曾經了解到,502 的訴求就是想讓 602 搬走。

一位居民曾經在 502 室開門時看到過屋內的場景,裝著好幾個監控攝像頭,桌子上也放著一堆耳塞,白天幾乎看不到這戶人家出門,只在夜深人靜悄悄出沒,電梯如果有人,只走樓梯。如此殫精竭慮,小心翼翼,頂著全樓的壓力一心報復,鄰居們很難想象是怎樣的動力讓他們甘愿犧牲正常生活,將損人不利己堅持到底。

602 室王女士告訴記者,說她愿意 " 投降 "。" 只要他們愿意開門溝通,我馬上就下樓賠禮道歉,或是其他什么解決方式,都可以商量,只要停止震樓什么都好說。" 王女士說,至今還記得和樓下鄰居相處甚歡的時光,現在她每天睡在客廳的席夢思上都會思考,事情為什么會變成這樣?

而鄰居們更是欲哭無淚,兩戶人家的鄰里矛盾為何要殃及全樓?震樓器為什么隨手就能買到?法律難道拿這種行為就毫無辦法?他們何時才能恢復正常的生活?

記者將會對此事持續關注。

對此,不少網友直呼離譜:

"5 年了居然沒有發生任何案件?不得不說這小區的素質夠高,性格夠好,忍耐力夠強 "" 竟然沒人報警?"

也有網友出招:

" 如果是我,我就組織大家每天輪流去剪他家掉線,你敢開我就敢剪!"" 我覺得處理非常簡單 …… 直接把漏水繼續擴大 ……"

【來源:武漢晨報綜合】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向原創致敬

以上內容由"九派新聞"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內容
嫩草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