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ZAKER 智媒短視頻 合作 加入

“套路貸”債權人通過法院執行程序獲數百萬元?南京玄武法院:正調查核實

現代快報訊 (記者 孫玉春)南京市民朱某從他向 " 朋友 " 借款 550 萬的那天起,就陷入了無盡的麻煩痛苦。借新債還舊債,最終還款上千萬,其中還包括一筆廠房拍賣款。他認為,對方涉嫌利用混亂的借貸關系蒙蔽法院,有鉆空子的嫌疑。

△朱某 2015 年 12 月 21 日那份最初的借款合同,借款期限 1 個月,金額 550 萬

借 550 萬還了 400 多萬,然后又 " 變成 " 借款 620 萬

" 真是難以言說的經過。" 談起整個事件來龍去脈,朱某只說自己是糊涂了,掉進了債務泥潭。

2015 年 12 月 21 日,因為經營需要資金,朱某通過 " 朋友 " 介紹,對外進行短期借貸,期限為一個月。按照他的說法,以及銀行網銀電子回單記錄,他借款額為 550 萬元,債權人為南京市民龔某。

借錢當天,他先是立即向那位 " 朋友 " 還了 70 萬元利息,也是俗稱的 " 砍頭息 "。

然后又在 3 天后還了 130 萬元。因為這 130 萬是他此前的合伙人向對方借的,這次被要求替人墊還。因此,朱某計息的借款本金被算作 420 萬元。

到 2016 年 5 月份,他又還款 219 萬余元,其中包括 100 萬本金,但此時借款已經逾期,且利息也積累比較高了。

△其中一名放貸人在 2019 年 9 月 25 日書寫的朱某欠款明細,是以盧某名義計算的 400 萬本金及其利息

在 2016 年 5 月 17 日,據朱某稱,通過那位 " 朋友 " 介紹,他不得不借新賬還舊賬。南京市民盧某出面,向他出借了 400 萬元,還有平某借給他 220 萬元。這兩份借款都出具了借條。

這 620 萬元沒有在朱某的賬戶里停留,在當天,這些錢就全部轉到了龔某賬戶上。朱某被告知,計息的是那 400 萬元,而 220 萬元算是利息。這兩筆錢都由朱某負責償還,而他與龔某之間就沒有債務關系了。

事后朱某自己算了一下,按 400 萬重新計算利息,是把部分利息轉換成了本金。

被指涉嫌 " 套路貸 "

據朱某介紹,并根據網銀電子回單,從 2016 年 5 月到 2018 年 2 月,朱某又多次向盧某等轉賬還款 197 萬余元,其中又包括了 2018 年 2 月份還的另一筆 100 萬本金。

這樣,他的累計還款額已經達到 610 多萬元(70 萬 +130 萬 +219 萬 +197 萬)。

但是,經年累月之下,加之利息較高,他的債務問題遠沒有解決。

朱某提供的證據顯示,在 2019 年 3 月 25 日,相關債權人及其伙伴重新計算了他的債務,以盧某后來出借的 400 萬元為本金,以龔某 2015 年 12 月 21 日借款日期為起點開始計算,按月息 9% 以及月息 2.5% 分段計算,最終算出朱某仍欠本金利息合計 759 萬余元。

其后兩天,雙方重新訂立協議,將債務削減到 600 萬元。并且提出,當初朱某用來抵押的廠房目前已經法院拍賣,可用于債權的兌現。

△龔某持有的南京美鼎科技有限公司廠房抵押合同,上面注明欠款本金是 420 萬元(550 萬減去朱某前合伙人償還的 130 萬)

關于抵押廠房的情況,現代快報記者了解到,當初朱某借款是以南京美鼎科技有限公司的廠房做抵押。這處位于高淳古柏、2000 多平米的廠房共被設置了三次債權抵押,抵押權人分別是上海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分行、龔某以及盧某,龔某是第二抵押權人,盧某是第三抵押權人。

△南京美鼎科技有限公司廠房設押情況登記,共有三方設置了債權抵押,龔某是二押,盧某是三押

由于上海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分行起訴,案件到了執行階段,所以第二、第三抵押權人也有了實現債務償還的機會。

雖然算好了債務額,談好了怎么通過法院拍賣廠房來還款。但這時候,盧某反悔了。他拒絕出面。

盧某對現代快報記者表示,所有的資金往來表面上是個人借貸,實際上背后有一個 " 八方協議 ",包括他、卞某、孟某、龔某、平某等,八個人共同出資,往外借貸。所以之前的 550 萬,以及后來他和平某借給朱某的 620 萬,都是共有的資金。更換借款人,制造銀行流水,其實只是為了規避法律風險。

他拒絕去法院,是因為他認為這屬于套路貸,涉嫌違法了。最終,還是由龔某出面,向法院申報那 550 萬的債權。

2019 年 4 月 10 日,龔某通過南京市玄武區人民法院受償了 511 萬余元的房產拍賣款。

△龔某收到法院執行局發放的 510 余萬元廠房拍賣款的收條

法院介入調查此事

朱某告訴現代快報記者,在廠房拍賣后,自己對龔某等人總的還款額已經達到 1120 多萬。對方獲利 570 多萬元。而且他還打了一張 100 萬的新欠條,對方表示這 100 萬不再計息。

" 這是套路貸,中間的更換借款人,利息變本金,砍頭息,以及借助訴訟手段變現,都是套路貸的典型特征。"

現代快報記者咨詢相關律師得知,套路貸違法行為確實具備這些特征。對于砍頭息,《合同法》第 200 條(民法典第 670 條)規定,借款的利息不得預先在本金中扣除。利息預先在本金中扣除的,應當按照實際借款數額返還借款并計算利息。《民間借貸司法解釋》第 27 條規定,預先在本金中扣除利息的,人民法院應當將實際出借的金額認定為本金。

現代快報記者在調查中發現,朱某在和龔某等人去法院申報債權時,也是接受問詢的。法院問龔某,朱某是否已經還清了欠款,龔某表示,錢沒有還。然后法官再問朱某時,朱某也表示,錢沒有還。

現代快報記者已將此事反映給了玄武區人民法院。法院對此很重視,已經聯系雙方進行調查了解。朱某在債權人獲取廠房拍賣款過程時,并沒有向法院反映向龔某賬戶還款的情況,自己不講,法院又怎么能搞清楚呢?對此,朱某表示,自己以前是有很多顧慮,不過現在他不再顧慮了。

現代快報記者也聯系過龔某。關于法院執行中,他本人是否涉嫌重復申報債權的疑問,他表示,這個事可以問法院。朱某可以向法院舉報反映,但 " 所有的事都要講證據,不能憑一面之詞。"

法院方面表示,對此事近期會有相關回復。

以上內容由"現代快報+ZAKER南京"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內容
嫩草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