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ZAKER 免費視頻剪輯 合作 加入

斂財 4.6 億破紀錄 ! 前年被查的 71 歲 " 老虎 " 落馬后首亮相

4 月 29 日,71 歲的云公民站在了法庭上,這也是他落馬后首度出現在公眾面前。

當天,吉林省長春市中院一審公開開庭審理了中國華電集團公司原總經理云公民受賄一案。

據檢方指控,曾在中國兩個產煤大省及最大煤炭企業工作的云公民,從 1992 年就開始收錢了,前后斂財超 4.6 億余元!

70 歲被查

云公民,男,蒙古族,1950 年 9 月生,內蒙古呼和浩特市人,大普學歷,1979 年 1 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68 年 8 月參加工作。

1968 年 8 月,18 歲的云公民到內蒙古托克托縣古城鄉白家營村插隊,1971 年成為內蒙古呼和浩特市第一運輸公司工人。

1975 年,25 歲的云公民到清華大學熱能工程系汽車制造專業學習,畢業后到呼和浩特市交通科研所工作。

從那時起至 2001 年 7 月,云公民在內蒙古多個崗位歷練,于 1997 年 1 月升任內蒙古自治區副主席。

擔任副主席 4 年多后(2001 年 7 月),云公民離開內蒙古,跨省到山西工作。

他在山西共待了 5 年,歷任山西省副省長,省委常委、太原市委書記,省委副書記、宣傳部長等。

在云公民之前,擔任太原市委書記的是侯伍杰;在云公民之后,申維辰、陳川平先后擔任太原書記。侯伍杰 2004 年被查,是山西首個落馬的省部級高官;申維辰與陳川平也在之后成了 " 老虎 "。

作為外來的官員,云公民曾多次批評當地官場的山頭文化與圈子文化。

據《廉政瞭望》披露,當時的山西省委主要領導也是從外地調來,還是云公民的清華學長。

云公民曾多次向主要領導匯報,認為有人喜歡拉幫結派搞小圈子,對自己陽奉陰違,他還給對方扣了頂 " 對抗中央權威 " 的帽子。在一次省委常委會上,云公民曾與一名本地常委爆發激烈爭吵,當年此事在山西官場人盡皆知。

2006 年 10 月,云公民成為神華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副董事長,不到兩年(2008 年 6 月)履新中國華電集團有限公司黨組副書記、總經理。

據一名山西官場人士講述,2017 年中,云公民曾回過一趟山西,那時山西官場已物是人非,云公民的眾多上級、同僚、部下均已鋃鐺入獄。

當時,有人說十幾年來太原四任書記,三個落馬,只有云公民屹立不倒。云公民面色一沉,連說幾句 " 桃花源中人 ",岔開了話題。

2019 年 10 月 24 日,已經退休 6 年的云公民被查,被查時他已經 69 歲了。

收錢最早、斂財最多的 " 內蒙虎 "

云公民被查的一個背景是內蒙古的強力反腐。

2020 年初,按照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的紀檢監察建議,針對云光中、白向群、邢云、云公民等腐敗案件暴露出的煤炭領域違紀違法問題,內蒙古自治區開展反腐行動,對 2000 年以來內蒙古煤炭資源開發利用情況進行全方位透視 " 會診 "。

其中,云光中曾任內蒙古自治區黨委常委、呼和浩特市委書記,他 2019 年 6 月被查,2020 年 11 月獲刑 14 年,他從 2005 年至 2018 年斂財 9432 萬余元。

白向群曾任內蒙古自治區政府副主席,2018 年 4 月被查,2019 年 10 月被判 16 年。根據法院查明的情況,1999 年至 2018 年,白向群斂財 8515 萬余元。

邢云曾任內蒙古自治區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2018 年 10 月被查,2019 年 12 月被判死緩,且終身不得減刑、假釋。

根據官方消息,從 1996 年至 2017 年,邢云斂財高達 4.49 億余元。

而云公民是 " 內蒙四虎 " 中,落馬最晚但收錢時間最早、斂財數額最高的 " 老虎 "。

斂財過 4 億的 4 個 " 老虎 " 兩個都在內蒙古

根據檢方指控,云公民斂財始于 1992 年,那時,他只是伊克昭盟副盟長,從那時起至 2016 年 8 月,云公民一路高升、一路斂財,跨省到山西也繼續斂財。

2013 年,63 歲的云公民退休,但根據檢方指控,即便在退休之后,他依舊斂財至 2016 年。

不妨來看檢方指控的原文:

1992 年至 2016 年 8 月,被告人云公民在擔任內蒙古自治區伊克昭盟副盟長、盟長、盟委書記,內蒙古自治區人民政府副主席,山西省委常委、太原市委書記、省委副書記,原神華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黨組副書記、副董事長,原中國華電集團公司總經理、黨組副書記期間,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或者利用職權、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通過其他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為有關單位和個人在企業經營、工程承攬以及干部選拔任用等方面提供幫助,非法收受上述單位和個人給予的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 4.6866 億余元。

十八大后,有多個落馬 " 老虎 " 斂財過億,而被控斂財數額超過 4 億的 " 老虎 " 至少有 4 人,除了云公民外,還有被執行死刑的 " 金融虎 " 賴小民(斂財數額 17.88 億),以及陜西省委原書記趙正永、內蒙古自治區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邢云。

趙正永斂財數額為 7.17 億余元(2.9 億余元尚未實際取得,屬于犯罪未遂),同樣是 " 內蒙虎 " 的邢云斂財數額為 4.49 億余元。

值得一提的是,云公民的斂財數額,超過了邢云。

上述兩人,均被判死緩,且終身監禁,不得減刑、假釋。

71 歲的云公民會有怎樣的結局?不妨等等看。

延伸閱讀

官員藏 880 瓶茅臺 與女老板發生權色交易:有女老板主動投其所好

政知君注意到,4 月 27 日,落馬正廳賈小剛案件的更多細節被曝光。

當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官網發布了《青海省人民檢察院原黨組副書記、副檢察長賈小剛案深度調查》的視頻。

視頻中首次曝光了賈小剛被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的畫面。同時,還披露了賈小剛的辦公室、宴請他人的 "10 號樓 " 等。

北大畢業 長期在最高檢工作

賈小剛,男,漢族,1967 年 1 月生,今年 54 歲,河南安陽人,研究生學歷, 1987 年 10 月參加工作,1992 年 12 月加入中國共產黨。

1985 年 9 月,18 歲的賈小剛到河南大學法律專業學習,2 年后到河南省安陽市行政干部學校當教師,4 年后到北大進修。

1991 年 9 月,賈小剛到北大法律學系民事訴訟法專業攻讀碩士,畢業后(1994 年 7 月)到了最高檢,從那時起至 2019 年 3 月,賈小剛在最高檢工作 25 年。

在這 20 多年的時間內,賈小剛擔任過民事行政檢察廳正科級干部、副處級干部、民事檢察處處長等,2007 年 10 月任民事行政檢察廳副廳長。

2018 年 12 月,最高檢內設機構改革,重新調整組建了 10 個檢察業務機構,按數序統一命名,分別為第一至第十檢察廳,擔任民事行政檢察廳副廳長長達 11 年的賈小剛,履新 " 第六檢察廳 " 副廳長。

2019 年 3 月,賈小剛 " 空降 " 青海,擔任青海省人民檢察院黨組副書記、副檢察長 ( 正廳級 ) ,2020 年 7 月 22 日被查。

在賈小剛被查之前,2020 年 7 月 8 日,中央政法委召開全國政法隊伍教育整頓試點工作動員會。

會議強調,要在政法系統開展教育整頓,來一場刮骨療毒式的自我革命,堅持刀刃向內,徹底割除毒瘤,清除害群之馬,確保政法隊伍絕對忠誠、絕對純潔、絕對可靠。

被帶走前的一個細節

在今天發布的視頻中,賈小剛被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的畫面被曝光。在上車前,賈小剛還抬頭看了看天:

同時,賈小剛的辦公室現場畫面也首次被曝光。據檢察院工作人員介紹,因為案件查辦的需要,一直在封存中,沒有動過,還保持著原貌。

在賈小剛辦公室的柜子當中,還存放了一瓶酒。

據紀委干部披露,賈小剛嗜酒如命,尤其是特別愛喝醬香酒,醬香酒里面又特別愛喝茅臺酒," 我們在北京他的兩個住處,包括在西寧兩個地方搜查時,發現的茅臺酒就多達 880 余瓶。"

此外,辦案人員還提到,賈小剛在收酒的時候,好多人都是給他郵寄過來,上面寫的是他的名字,但是賈小剛收到以后都用涂筆或者噴漆,名字都要刮掉。

據披露,賈小剛到青海后,幾乎每天都在喝酒。工作日是每天必喝,周六周日有的時候是喝兩場,有的時候甚至喝三場。每天上班,心思大多數都在想怎么約晚上的酒場。

" 管家 " 出鏡:感覺他好像是學罵人的

2020 年 11 月,賈小剛被雙開。

據紀委通報,賈小剛曾在安置復轉軍人過程中,利用職權為他人謀取利益;搞權色交易,承諾和幫助他人承攬工程項目;違規干預司法活動;貪圖享樂,享受 " 管家式 " 服務,生活腐化墮落,追求低級趣味等。

在節目中,賈小剛 " 管家 " 常永波也出鏡了。

據披露,賈小剛到了青海時還帶著一個生活的團隊,這個 " 生活團隊 " 就是賈小剛將河南老家村子里的親戚帶到青海,目的就是把他的生活伺候好、照顧好,相關費用都由賈小剛的商人朋友們支付,享受所謂的 " 管家式 " 服務。

常永波說," 其實我剛開始來西寧是沖著賈小剛來的,他只要是能夠弄到二手活讓我干干,那我就滿足了。"

賈小剛竟然每天都有酒場,照顧賈小剛讓常永波忙得不可開交。

" 隨著他客人越來越多,后來就把我忙的是不得了,因為他的朋友有的時候喝多了我還得送,喝多了送到哪不知道,你來晚了送完回來晚了又是一頓臭罵,這是輕則是罵,重則就是抬腳就是踹,有時候離得近的抬手就是打。他罵人我感覺有時候想想他這么高的學歷,感覺他好像上了學不是學法律的,就好像學罵人的。"

常永波負責給賈小剛開車、做飯、洗衣服、安排酒局,照顧賈小剛的生活,每天出門,都要把賈小剛的皮鞋擦得一塵不染。

與女老板權色交易 自稱 " 禍國殃民 "

賈小剛還在青海省西寧市海湖新區的高檔小區租住兩套住房,一套用作他的住宅,另一套用作他的 " 食堂 "。

這個所謂的 " 食堂 " 頗為神秘,賈小剛自稱 "10 號樓 "。外地的某些商人、朋友找他辦事,請客吃飯都安排在 "10 號樓 "。

賈小剛進行 " 權色交易 " 的相關細節也被披露。

據介紹,曾有兩個老板來找他承攬項目,而且都是女老板,她們投其所好,跟賈小剛發生不正當的性關系來進行權色交易。

在節目中,賈小剛懺悔道:

" 過問案件自己視為是一種家常便飯,朋友讓問,抄起電話就打,朋友的朋友,不認識的人一問也打。現在想起來,真的是說禍國殃民感覺不為過。給檢察事業,給應當有的人民群眾心目當中的司法干部的公正形象,完全因為我的行為都給毀壞了。"

今年 4 月 15 日,賈小剛受審。

據檢方指控,2015 年至 2020 年,賈小剛先后利用擔任最高人民檢察院民事行政檢察廳副廳長,貴州省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掛職),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六檢察廳副廳長,青海省人民檢察院黨組副書記、副檢察長等職務上的便利,或利用其職權、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為他人在工作安排、案件辦理、工程承攬等事項上提供幫助,索取、非法收受他人給予的財物,數額巨大,依法應以受賄罪追究賈小剛的刑事責任。

來源:政知道

以上內容由"ZAKER新聞丨湖北"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相關閱讀

最新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了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內容
嫩草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