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ZAKER 免費視頻剪輯 合作 加入

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美國當然必須阻止中國崛起

【文 / 觀察者網 熊超然】當地時間 4 月 25 日,美媒《商業內幕》(Business Insider)發表了阿克塞爾 · 施普林格出版社(Axel Springer)負責人馬蒂亞斯 · 德普夫納(Mathias Döpfner),對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的專訪。期間,中美關系自然是繞不開的重要話題。

對于中國的 " 緊追不舍 ",基辛格指出,美國是有史以來第一次遇到這樣一個勢均力敵的對手。對此,他認為美國當然必須阻止中國崛起,但同時也需要學會和中國這樣的大國 " 相共存 "。以人工智能技術為例,他還提出了一種 " 共存中壓制對手 " 的雙重競爭模式。

此外,基辛格也談到了拜登政府上臺執政后,美歐之間重建伙伴關系,對于這一雙邊關系,他表示了一定程度的悲觀,但依舊贊同拜登政府強調美歐關系重要性的做法。

《商業內幕》報道截圖

" 美國要樂于接受與中國共存 "

在詢問有關中美關系這樣引人注目的話題時,德普夫納首先強調,外界預計中國到 2028 年將取代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的經濟體。而就在拜登今年年初就任之前,《中歐投資協定》談判如期完成。" 華盛頓方面認為這是一種挑釁,這意味著未來美歐關系與美中關系將如何發展?"

基辛格則表示,此前包括奧巴馬政府在內,美國政府一直試圖將兩國關系保持在傳統上得到認可的范圍內,然而拜登現在面臨著一個事實,那就是公共輿論認定中國不僅是一個快速發展的國家,而且還是(美國)與生俱來的敵人。

" 在幾千年的不同歷史時期,中國一直都是一個大國,因此,中國的復興并不讓人感到驚訝。" 基辛格認為,這是美國有史以來頭一次面對一個在經濟領域可以與自己勢均力敵的國家,而這個國家自古以來就很擅長處理國際事務。

值得注意的是,基辛格話說到此表示:" 當年蘇聯人可不是這樣,因此,就當前危機而言,它簡直讓人想起冷戰時期的那些問題。"

資料圖: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 圖自澎湃影像

" 想起冷戰?" 采訪人德普夫納追問基辛格,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基辛格認為,美國所要應對的重大問題不僅僅是阻止中國崛起,因為這是必須實現的目標,而除此以外,美國仍需要與像中國這樣一個幅員遼闊的國家共存。

" 中國人和俄羅斯人對待歷史的看法很不同,俄羅斯領導人一直都沒有安全感,不斷在抵御潛在敵人,因此他們把影響力看得很重。" 基辛格稱,中國的看法則更為復雜,儒家的觀點認為,如果中國能最大限度地發揮其能力,就能得到世界其他各國的尊重,并使得世界在一定程度上符合中國人的喜好。

" 在帝國時代,中國按照外國在文化上與自己的接近程度來加以劃分,有專門的一個部門負責給這些國家制定不同的外交政策。" 基辛格聲稱, 美國必須做好反對中國建立霸權的準備,但與此同時,也應該對接受共存政策保持開放態度。

回到美歐關系和美中關系的問題上,基辛格表示,如果歐洲奉行的是利用美中分歧撈取好處的政策,勢必將使對抗變得更加尖銳。他不主張 " 討伐 " 中國,但贊成達成一個共同的戰略共識,這樣局勢就不會因為不斷謀求利益而進一步惡化。

基辛格提到一種 " 雙重競爭" 模式

在中美競爭中,德普夫納拿出人工智能技術(AI)舉例,宣稱中國在這方面獲得了 " 不公平的優勢 ",在人工智能競賽中獲勝的可能性不小,并詢問基辛格,未來是否會出現中國單邊主導人工智能領域治理的情況?

他則回答稱,此前自己對人工智能一無所知,但如今對此研究頗深,并強調了人工智能以及美國需要在這一方面保持高水平的重要性。

對此,基辛格分為兩個層面作了分析闡述。首先,擁有出眾的人工智能技術確實可以擊敗任何按照市場原則運作的競爭對手,但他并不承認中國一定會在這一領域強過美國。在他看來,美國在人工智能方面擁有許多創造性資產,美中在這一領域的競爭將不可避免。

隨后,基辛格談到了一種可以 " 壓制對手的傾向 ",但依舊提到了 " 共存 " 這一點。

" 現在,共存依賴于雙方都在堅持自己的價值觀和目標的同時,不尋求摧毀對手。雙方要把共存放在尋求主宰地位之上,需要這些高科技國家領導人達成諒解。我們必須吸取歷史經驗教訓,歐洲人尤其清楚既不能打贏又無法結束戰爭會帶來什么后果。"

基辛格指出,美國有責任去嘗試這種 " 共存中壓制對手 " 的雙重競爭模式(dual competition),他也堅信美國應該能夠保持競爭力。

" 在中國與西方的競爭中,一個關鍵目標是必須防止它演變成一場全面的人工智能沖突。這意味著,雖然雙方都有戰勝對方的能力,但誰都別運用這一能力,他們應該基于‘某種諒解’限制這種能力。"

美歐 " 心靈分離 ",新關系尚未能建立

去年 12 月底,《中歐投資協定》談判如期完成,可僅過了四個月時間,近期中歐關系卻開始出現一些變化,歐盟屢次對中國內政事務指手畫腳,對中方官員發起制裁,甚至有議員以 " 不批準《中歐投資協定》" 相威脅。

而據美國時政媒體 " 政客新聞網 " 歐洲版(politico.eu)當地時間 4 月 25 日報道,該媒體近期看到了一份歐盟內部高層報告,報告內容呼吁歐盟采取 " 更進一步的強有力措施 ",以回應中國帶來的新挑戰。

當地時間 3 月 24 日,比利時布魯塞爾,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和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博雷利出席新聞發布會。圖自澎湃影像

在這一專訪中,德普夫納也詢問了基辛格對新冠疫情以及之后美歐關系的一系列看法。" 為了挽救生命,必須實施‘專制的防疫政策’,這一場流行病是否加強了‘政治權威’,讓‘民主’變得更加‘獨裁’?"

基辛格表示,這一問題很大程度上取決于疫苗接種情況。雖然美國目前仍是疫情最嚴重的國家,但他卻認為,在這方面,美國和歐洲已經出現了很大的差距。" 如果感染情況持續保持在高水平,那么在大西洋對岸,我們將目睹民眾對領導人和機構的信任危機。"

在這場疫情中,歐洲方面似乎亂了陣腳,基辛格則對當前美歐重建跨大西洋戰略關系并不樂觀。

" 在美國,這段時間人們的國族歸屬感在增強,在上屆政府的影響下,美國人對外國人開始漠不關心。相比之下,在二戰結束后不久以及之后的約 30 年間,美歐在根本上密不可分的觀點是十分普遍的。可如今,這種想法不再流行,現在美國媒體上鮮有關于歐洲選舉的報道。從這個意義上講,(美歐)某種程度上發生了‘心靈分離’(psychological separation)。"

" 您曾經說過,如果美歐不重建一種緊密的跨大西洋伙伴關系,歐洲終將成為亞洲的一個附庸,您認為現在有沒有發生這種情況的可能?" 德普夫納提出了一個刁鉆的問題。

基辛格認為,美國方面有人可能會 " 自我感覺良好 ",認為基于疫情后期的良好表現,未來可以采取比較 " 閉關自守 "、或是 " 孤立 " 的方式行事。但現在的政府始終強調美歐重建聯系的重要性,對此他表示贊同。

" 這很重要,但我認為我們尚未找到重建大西洋兩岸關系的新途徑。這種關系從本質上來講,通常被定義為‘美國回歸領導地位’,但實際情況卻是,歐洲正尋求的是合作性自主,而不是來自上層的指導。"

以上內容由"ZAKER新聞丨湖北"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相關閱讀

最新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了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內容
嫩草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