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ZAKER 免費視頻剪輯 合作 加入

果然,11 年前那個拒絕麻省理工出家的北大天才,還俗了

2006 年,國際奧林匹克競賽的賽場上。一位來自中國的數學天才柳智宇橫空出世。

當天,他以滿分的成績奪下金牌,名聲大噪。同年,為國爭光的他被保送北大。

4 年后,在北大。被認為將成為 " 偉大數學家 " 的柳智宇,毅然拒絕了去麻省理工深造的機會。

他做出了一個當時震驚全國的決定:削發出家。

11 年過去了,已經做了父母的我們,再看這件事,會有什么樣的反思?

曾經的北大才子,后悔了嗎?

柳智宇出生在湖北的一個知識分子家庭里。父親是高中物理老師,母親是工程師。

良好的家庭教育,讓柳智宇在很小時,就在學習上展露出了很高的天賦。

尤其是數學。

小學四年級的時候,柳智宇發現自己開始對數學有了極強的興趣。

輔導班里的數學題和課本上的不同,很難。

一開始,他一道題都做不出來。后來,他能做出兩道、三道 ……

解題給他帶來了很大的快感,但這種快感,并不是完成目標后的成就感。

在之后的隨筆中,柳智宇這樣形容當時的感覺:" 那是另一個世界,沒有凡庸瑣碎的得失,只有自然的美,人類心智的美。"

他認為數學有一種哲學上的美感,能給他帶來審美上的愉悅。

小小年紀,看問題的角度就如此深邃。

或許從那個時候開始,他此后離經叛道的命運,便早已注定。

作為高中物理老師的父親,看到孩子的天賦,對他的要求自然也變高了。

一早便為他設計好了以后的人生規劃——進入湖北最牛的高中,華師大一附中的理科實驗班。

那是一個天才云集的地方,無數家長削尖了腦袋都想幫孩子擠進去。

能進去那里的孩子,必須至少拿過三科國家競賽獎牌,才有參加甄別考試的資格。

最后選出 60 名,作為重點培養對象。

培養目標只有一個,參加國際奧林匹克競賽,為國爭光。比賽、競爭、拿獎,所有的孩子都過著壓力奇大,又基本雷同的人生。

柳智宇也不例外。

從初中開始,他就開始參加各種競賽為升學做準備。

他不看電視,不打游戲,沒有社交。生活里除了讀書,再無其他。

天資極好的他,幾乎把各科的獎都拿了一遍。14 歲的時候,已然成為了競賽圈的小名人。

他毫不費力的,就被華師一附中實驗班錄取了。

這并不是我在夸張的形容他。

而是或許天才兩個字,真的已經不足以來概括他的牛逼。

那個時候他強到了什么地步?

華師一附中社科部部長后來形容:

他那篇《冪數列求和縱橫引論》提交上我們科學院 ( 指華師一附中學生科學院 ) 審評的時候,所有人都沉默了。

論文答辯的時候,最后有一個人顫顫巍巍站起來,用顫抖的聲音問:" 你是如何想到去解這個世界性的難題呢?"

柳智宇回答:" 這個構思我從幼兒園的時候就開始想了。"

進入華師一附中后,哪怕高手云集,也沒有阻礙柳智宇成為他們當中神一般的存在。

實驗班的課程和正常班級不同,他們一遍遍地重復著機械化的訓練。

為了金牌,更是為了生存。

成人世界里殘酷的淘汰法則,在實驗班同樣適用,甚至更殘忍。

從高一開始,每個人就確定了自己要主攻的學科,進行密集的訓練。

到了高二,這些學生中成績末位,拿獎希望渺茫的,就會像不合格的產品一樣,被實驗班淘汰,回普通班重造。

然而,對分秒必爭的高中生來說,這些高一只專注于競賽科目的淘汰生,已經浪費了一年的時間。

很多人,根本跟不上普通班的進度。柳智宇是那群人中的幸存者。

高二淘汰之后,數學組包括他在內只剩下了三名學生。

成績優異的他,甚至不再去班里。學校專門為他空出了一間獨立的辦公室,以便安心備考。

而柳智宇也不負眾望地被選上了國家隊。

在他之前,華師一附中奮斗 20 年,從未有人入選,他是唯一一個。

這樣的殊榮,并沒有讓他有任何慶幸,或是優越感。

反而,他開始有了更深的糾結和痛苦。

內心溫和純良的他不明白,為什么自己的同學們明明已經很努力了,卻還是被碾壓成泥。

與此同時,由于常年埋頭苦學,他患上了嚴重的眼疾,身體特別差。

他開始覺得做題沒有任何意義。

他不知道為什么要經歷這些痛苦。

他在自己的文章里寫到:

似乎在很小的時候,我就對善這個概念又很強的感覺。

什么是對的?什么是錯的?誰能弄個明白?

為國家為社會甚至為學校利益不惜一切就是善嗎?學習成績好就是善嗎?

外界強加給我一個又一個念頭 …… 我自己也在尋覓一個又一個的答案,一切價值都在變,可是向善卻成了我心中最堅定的念頭。

柳智宇身上,有著超乎同齡人的純真與善良。

這也許,就是他最后皈依佛門的根本原因。

柳智宇會產生這樣深奧的想法,其實一點也不奇怪。

他的班主任文勇曾說:柳智宇高中最感興趣的內容是古典文學。

剛開學的時候,柳智宇就因為在校園花壇旁大聲朗讀《莊子》,在學生中 " 一鳴驚人 "。

他喜歡儒家,尤愛道家。高中三年,都是將道家思想作為自己的信仰去生活的。

文勇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他在課堂上講授屈原的《離騷》,課文僅僅摘抄了十幾句。

但柳智宇把全文都背誦了下來,甚至還模仿騷體寫下了幾百句詩句。取名《九憶——中華文化的自由之歌》。

這些詩后來被本校一位學妹讀到,她激動極了,大贊他是真正的詩人,還慕名前去找過他。

這個學妹,也曾被稱為天才少女作家,她叫蔣方舟。

高三,柳智宇對道家和哲學,幾乎已經到了癡迷的程度。甚至在參加國際競賽前一晚,他還窩在房間里看莊子的學說。

他深深贊同書里無為的觀點,常年的訓練,讓他已經身心都已無比疲憊。

他不止一次的產生過想要激流勇退的想法。有次還直接找到了校長,說:" 不是我需要這枚金牌,是學校需要。"

但每次,他好像都要走歪了的時候,他的教練老師們就會各種苦口婆心,將他 " 糾正 " 過來。

不要產生什么奇怪的想法,好好競賽才是 " 正道 "。

就這樣,柳智宇一次次被勸回,即便內心痛苦。

他還是一步步從實驗班,走到了集訓隊,最后代表國家隊參加了國際奧林匹克數學競賽。

結果意料之中,一個天才了十幾年的孩子,怎么會讓人失望?

他得了金牌,還是滿分。與此同時,他被北大看中,同年直接保送。

這絕對是一個人畢生難求的高光時刻。

但柳智宇卻在文章里寫下:" 天地雖大,無一可載我之物;眾生雖廣,無一可立我之人。"

在北大的日子,并不是大人口中的 " 上了大學就好了 "。

事實上,因為常年只有學校—家里,這樣兩點一線的生活,單一的生活軌跡讓柳智宇厭倦。

他開始想要和別人產生聯系。

可單純的他并不知道,在我們的社會里,每個人結交朋友都有各種各樣的不可言說的小心思。

尤其你要結交的對象,還是一個處處碾壓別人的天才。

他保送后,去問其他同學需不需要經驗和幫助,那些同學都說:我們需要的是做更多的題,而不是你的幫助。

為了融入同齡人,身體孱弱的他還苦練體育。但是在別人眼里,那樣的他,就是一個偽君子。

那段時間,他的痛苦更甚了," 總想為別人做些什么,可是似乎做什么都沒有用。"

迷茫、無法適應裹挾著他,他對數學的激情似乎也沒了。一心只想找到能讓自己靈魂圓滿的方法。

直到他加入了北大的耕讀社。

而耕讀社,一直被他的父母和老師認為,是他尚佛的開端。

在耕讀社,他開始弘揚佛法,一切行為,都指向 " 行善 "。

他常常給辛苦工作的普通人奉粥、給打工子弟學校的孩子們講儒家經典。

他總是不求回報的幫助同學,哪怕是眼疾復發的時候,他也愿意幫助平時里沉迷游戲的同學補課,讓他們通過考試。

在那里,他終于找到了自己夢寐以求的,精神上的安寧。

他夢想能夠加入,甚至創造一個環境,與一群人在一個自由、溫暖的氛圍中,一起探索生命的真諦。

普渡眾生,為天下蒼生追尋大道的救世情懷,在他的心里扎根。

2008 年,在耕讀社的一次活動上,他去了龍泉寺。認識了耕讀社創始人,已經出家的鄧文慶 " 賢慶法師 "。

兩年半后,柳智宇在此出家,法號 " 賢宇 "。

那時,他剛剛走到父母為他制定的未來里——考上麻省理工,而且,拿的是全額獎學金,7 萬美金。

誰也沒想到他就那么放棄了。

關于數學,他的導師也曾與他長談過一次。柳智宇只是淡淡地說:學數學救不了世人。

他的出家,最痛苦莫過于父母。

這對夫妻,為了孩子幾乎貢獻了一切。他們眼里,柳智宇的未來比什么都重要。

節假日媽媽不讓他出去玩,只令他在家里讀書。在數學組時,他媽媽常幫他料理后勤。

后來,學校搬到新址,她就在校外租房陪讀。因為總在學校內外出沒,還被同學笑過是樓管。

自從發現他開始信佛之后,父母多次想要糾正,想讓他做一個正常人。

奈何拗不過孩子。

柳智宇出家后,媽媽大病一場。他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他放棄一條黃金大道。

于是他們想盡一些辦法,讓柳智宇回家,最后,他連電話都不接了。

他們不明白,一個好好的孩子,怎么就非出家不可了。

與此同時,一場巨大的輿論風暴也席卷了他們。

在世人眼里,柳智宇的做法既自私,又不孝。對不起父母,更對不起培養他的國家。

你一個天才,不為國家效力,反而常伴青燈古佛。

當年在國際競賽上敗在他手下的外國選手舒爾茨,多年后已經成了全球數學最高獎——菲爾茲獎的獲得者。

而拿了金牌的柳智宇,顯然實力比舒爾茨高出不止一個級別,一定能為國爭光,但他竟然去做了和尚?

這不就是對教育資源赤裸裸的浪費嗎?

人們可以接受一個被世界擊垮的廢物,但不能接受一個還未戰斗就已退場的天才。

哪怕他的理由再充分,也只是一個 " 懦夫 "。

如今,11 年過去了,柳智宇又被人們想了起來。

他怎么樣了呢?

很可惜,他一心向往的佛門,沒有成為一片凈土。

當年他極為崇拜的學誠法師,后被曝光性侵丑聞。他憤而與其劃清界線,龍泉寺不能再呆了,只好還俗下山。

18 年,他曬出了自己考取心理咨詢師的證書。

開始把佛學和心理學的知識結合起來,繼續開導別人,實現著自己的抱負與夢想。

其實,我們現在回過頭來看柳智宇的行為,很難說出對錯。

南懷瑾先生說過一句話:

" 不要以為拿什么大學文憑、有個博士學位就厲害了。教育的目的,是成功做一個人。"

從這個維度來說,柳智宇無疑是成功的。

他不僅實現了自己的理想與抱負,找到了自我的價值感,而且還化解了無數人的苦難。

有時候,我們終其一生,都無法尋得自己人生的價值和意義。但他在很年輕的時候,就全部知曉了。

但這樣的教育,是失敗的嗎?

我們無法判斷,但我們卻可以從對這樣一位天才的教育中,看出很多問題。

這也正是我這篇文章想要和大家探討與反思的。

從家長、學校的教育,和柳智宇的成長經歷中,我們至少應該反思三件事:

1、允許孩子有選擇的權利。

柳智宇在大學前的人生,基本是沒有什么選擇的。

只有數學。

哪怕身體抱恙,哪怕自己不想參加,在學校和家長的 " 糾正 " 下,他還是硬著頭皮上了。

最后適得其反。

其實作為父母,我很能理解。

我們都會覺得給孩子選擇的路,是由自己的經驗積累而成,會少很多不必要的試錯。一定就是能走最少彎路,最正確的路。

但其實忽略了,孩子在成長的過程中,自我意識的覺醒和發掘。

從他懂事開始,他就是一個獨立的個體,他的世界不再只有我們。

他會受到這個世界上萬千事物的沖擊,我們給他選的路,只是按照自己的經驗和想法所得,但是作為一個獨立的個體來說,他的行為、想法都與你不同。

既不見得會犯我們犯的錯誤,也不一定是最適合他的。

所以對孩子,我們需要的是引導,而不是控制

2、不要只專注于單一標準的成功。

柳智宇的事情反映出一個問題:我們這個社會,焦慮又功利。

家長如此,孩子也是如此。

我們要求孩子,只是不希望他長大后在這人間吃苦,所以小時候苦一點沒關系。

可世俗意義上的成功是什么呢?

上名牌大學,有名,有錢,有權 …… 在這樣的標準下,柳智宇無疑是一個失敗者。

但是脫離這個標準來看,他找到了自己想要為之奮斗終生的事業,并以此為樂。

還通過它,幫助到了更多陷入人生泥潭中的人。

這樣的他,真的就是失敗的嗎?

我們見過很多人,或許有著不錯的事業,但是道德觀念極低,成為了我們口中精致的利己主義者。

我們也見過很多人,一生沒有大富大貴,但三觀正確,內心堅定,作為普通人也過了幸福的一生。

說實話,我們做父母的,有幾個希望自己的孩子大富大貴,做人中龍鳳的。

只是怕他苦,怕他挨餓,怕他長大吃虧。

只要他能解決溫飽,善良可靠,安穩正直的度過一生,這樣的孩子,不已經可以稱得上優秀了嗎?

3、請接受,你對孩子的付出,或許大部分都是沒用的。

孩子是一個獨立的人,而并非一張白紙,不是你在上面寫什么,就是什么。

總有一些時候,你會發現你在孩子身上付出的東西,并不會按照你想要的方式回報給你。

他總是有地方不那么盡如人意。

這是正常的,我們做父母的,應該調整自己的心態。

不要總是一味的付出,又要求孩子對你的付出感天動地。不以愛之名綁架孩子,不要強調自己的犧牲,就已經是很好的父母了。

總有人問我:你說這樣教孩子不對,那樣教孩子不對,到底什么樣的教育方式才是對的。

說實話,我也不知道。

這個問題根本沒有標準答案,教育孩子永遠沒有完美模板,沒有真正懂教育孩子的人。

但并不代表著我們不需要反思。

有時候,要成長的不只是孩子,還有身為父母的我們。

就像紀伯倫那句話所說的:" 你的兒女,其實不是你的兒女。"

他們借助你來到這世界,卻非因你而來。他們在你身旁,卻并不屬于你。

你可以給予他們的是你的愛,卻不是你的想法。因為他們有自己的思想。

你可以庇護的是他們的身體,卻不是他們的靈魂。因為他們的靈魂屬于明天,屬于你做夢也無法到達的明天。

以上內容由"ZAKER石家莊"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國內新聞

國內新聞

把握真實,傳遞熱點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嫩草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