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ZAKER 智媒短視頻 合作 加入
上觀新聞 04-30

男子開設培訓班只教作弊:每人學費兩萬八,全國各地招學員

" 手機都扔了,有家不能回,天天露宿街頭,漂泊了 600 多天,今天終于解脫了…… " 戴上手銬時,潛逃了 600 多天的畢勤天居然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與此同時,另一名同案犯宋天雷在他的勸說下,也到公安機關投案自首。

日前,經山東省青島市黃島區檢察院提起公訴,法院以組織考試作弊罪分別判處被告人畢勤天、宋天雷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各并處罰金。隨著他們的獲判,這個歷時三年、跨越 2000 公里的組織考試作弊案終于落幕。

保證一次考過的 " 高人 "

事情還要從 2013 年講起。彼時,年近而立的黃黎明常住青海西寧,他曾幫著別人做過 4 年的教育培訓中介服務,看著別人掙得盆滿缽滿,想著自己也可以搏一把。

經過考察,他選擇了在職研究生、經濟師職稱考試培訓這類學員不差錢、培訓時間短的業務。雖然在職人員不差錢,但目的性都很強,本職工作又很忙,還有不少人都急于求成,只想混個文憑,學習效果就可想而知。再加上黃黎明自己一沒名校招牌,二沒優質講師,考試通過率一直很低,經營幾年下來,情況頗為慘淡。

如何提高考試通過率?怎樣吸引更多的培訓學員?這成了黃黎明心頭的難題。就在這時,他無意間遇到了曾經的學員小張。小張曾經在他的學校培訓,沒通過考試,后來轉投到別家,沒想到只考了一次就過了。

小張的底子有多差,黃黎明心里很明白,居然換個培訓班就能考過,這培訓班還真不是一般的厲害。在他的反復追問下,小張才給他透了底,說是培訓班里有 " 高人 " 給他們專門指點,保證大家一次就過。這讓黃黎明心頭一熱:" 對呀,要是自己有‘高人’指點,不早就發財了。" 黃黎明第一時間要到了 " 高人 " 的電話號碼。

" 生意 " 紅火 規模不斷擴大

黃黎明聯系到 " 高人 " 畢勤天后,二人很快熟絡起來,互相加了 QQ 好友。兩個人雖沒說得太明白,但一來二去就知道身上戴個 " 小白盒 ",所有考試都能順利通過。

2016 年,黃黎明和畢勤天初次合作,組織 10 余人參加了一次考試,居然沒被發現作弊,效果良好。

初戰告捷,黃黎明決定擴大戰果,不僅從某網站上招了個文員,幫著發布宣傳廣告、統計學員情況、接受培訓咨詢等,而且讓幾個網絡平臺成了他擴大規模的宣傳渠道。黃黎明還給自己起了個響亮的名頭——西北某著名師范大學的授權單位,專門負責在職研究生等項目的培訓——每人收費 2.8 萬元,保過,通不過考試全額退費。

在黃黎明的蠱惑下,光在西寧就招到了 16 個學員,在寧夏招了 11 人。生意這般紅火,還吸引到了一些 " 同行 ",有兩個同樣搞培訓班的人出差路過西寧,看到了廣告,直接打電話要求合作。就這樣,一群 " 明白人 " 共同做起了 " 生意 "。一個幫他在新疆招到 15 人,另一個則在北京招到 5 人,碰到熟人介紹的,黃黎明還欣然打折。

就這樣,一家只有兩個工作人員的培訓班,很快就招到了全國各地的學員。

異地參考 突擊培訓作弊

" 為了在最短的時間內提高通過率,我們不可能培訓考試內容,我們培訓的是作弊設備的使用方法。" 招收學員后,黃黎明就對他們直言不諱,工作人員也明白了真相,而他們都以沉默表示了贊同。

可是去哪兒考?答案誰來出?" 高人 " 在山東一帶活動,于是二人敲定大家在山東參加考試。剩下的就是找人弄答案了。

30 多歲的宋天雷是研究生學歷,因為文筆出眾,在讀研期間就干起了 " 副業 " ——給別人代寫論文,并逐漸受到圈內的認可。畢業后,他謀得了某學校輔導員的職位。黃黎明幾經輾轉,托人聯系到宋天雷,許諾可以在日后介紹一些代寫論文的客戶給他,請其幫忙找幾個學習好的學生負責提供試卷答案。在利益的驅使下,宋天雷通過做真題摸底的形式篩選出 4 名成績優異的在校學生,以勤工儉學為由,讓學生們幫著答題。

考試答案找到了,準備工作就緊鑼密鼓地開始了。黃黎明通過一個叫江鎮的人購入大量作弊設備,隨后,他帶著 50 余名考生風塵仆仆地從西寧趕到山東,與畢勤天組織的其他考生會合。

考試在即,黃黎明開始對參與考試的人員進行突擊式統一培訓,詳細講解作弊器材的使用方法,他還特別囑咐:男生穿高領毛衣,女生披肩長發,褲子要寬松,褲子口袋掏個洞。

考試當天被抓現行

2017 年 12 月 23 日,全國在職碩士研究生考試如期進行。想著天衣無縫的計劃,黃黎明開始等待大把鈔票入賬。可是他并不知道法網早已落下,公安機關相關部門提前掌握了他們的情況,就在考試當天,部分使用作弊設備的考生在考場被抓現行。

很快,黃黎明和工作人員落網,聽說黃黎明出事后,和他搭伙的各路人馬也都作鳥獸散。帶著接收器守在學校附近的幫手逃回了老家,一個月后,他覺得風聲已過,又回到了工作的地方,沒想到第二天還沒出門就被堵在了屋里。這位幫手的到案又牽出另一對搭黃黎明順風車招生作弊的夫妻。招到新疆生源的 " 老朋友 " 在路過蘭州時,被鐵路公安抓獲,4 名在校學生 " 答題手 " 也于 2018 年 3 月歸案。

而畢勤天和宋天雷一直在逃,被公安機關列為網上追逃對象。

公安機關將案件移送黃島區檢察院審查起訴后,檢察官全面審查了卷宗材料,認真分析每個犯罪嫌疑人在全案中的作用和關聯性,并先后提出多份補查提綱,要求追訴幫助黃黎明在北京招生的朋友。

黃島區檢察院先后以組織考試作弊罪對黃黎明等 6 人提起公訴,并結合案件事實、情節及被告人認罪認罰的態度依法提出量刑建議。法院經審理全部采納了檢察機關的指控意見,以組織考試作弊罪分別判處黃黎明等 6 人有期徒刑三年至六個月不等刑罰,各并處罰金。一審宣判后,各被告人均表示不上訴。對于 4 名作為 " 答題手 " 的在校大學生,檢察機關充分考慮其自首、系從犯等情節,以及平時在校表現情況,作出相對不起訴處理。

但是畢勤天和宋天雷,似乎真的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中。

直到 2019 年 8 月,檢察官接到電話,公安機關告知,畢勤天迫于公安機關開展的 " 云劍行動 " 的壓力前來投案自首。同年 10 月,宋天雷也主動投案,該組織考試作弊團伙人員全部落網。

今年 2 月,黃島區檢察院依法對畢勤天、宋天雷提起公訴,法院于近日作出如上判決。

(文中涉案人員均為化名)

來源:檢察日報

欄目主編:顧萬全 本文作者:檢察日報 文字編輯:李林蔚 題圖來源:上觀圖編 圖片編輯:徐佳敏

以上內容由"上觀新聞"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上觀新聞

上觀新聞

站上海,觀天下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嫩草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