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ZAKER 智媒短視頻 合作 加入

14 歲女生被同學檢舉帶手機到校墜亡 母親當時在校門口

4 月 14 日,鄭州市教育局官方微博發布 " 鄭州實驗外國語中學關于學生墜樓事件的通報 ",其中稱,4 月 9 日上午,我校八年級學生胡某在學校教學樓墜亡。

據通報情況顯示,學生胡某的墜亡,與同學反映其違反學校規定、攜帶手機到校,被老師查處有關。

▲不幸墜亡女生胡某生前舊照。受訪人供圖

【家長】

班主任稱同學兩次 " 告密 " 女生違規

墜樓發生時母親正在校門口等候

鄭州市教育局官方微博通報了當天的事發經過:2021 年 4 月 9 日上午,鄭州實驗外國語中學八年級十班學生向班主任反映本班同學胡某將手機帶到教室。當天上午 10:05 左右,班主任將胡某叫到辦公室詢問情況,同時通知胡某家長來校配合處理此事。在班主任詢問過程中,胡某不承認將手機帶入教室。為了弄清真實情況,班主任離開辦公室,10:17,進入班級教室進一步了解情況。10:44,班主任從教室拿到了胡某的手機,返回辦公室,此時,胡某已離開辦公室,不知去向。10:41,校園保安發現一人趴在教學樓前的地上,立即向總務處主任報告并撥打 120 急救電話。12:00 左右,經鄭州市第二人民醫院搶救無效后身亡。

▲鄭州市教育局官方微博通報的當天事發經過。截圖自微博

女孩胡某父親胡富昌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孩子的母親事發當日上午 10 時 20 許已抵達學校,提出想要帶女兒回家教育," 班主任老師說孩子不承認,她要去班里搜手機確認 ",此時女孩母親一直等候在學校西門口。當日 10 時 46 分班主任聯系家長稱,回到辦公室后發現女孩胡某不見了,"3 分鐘左右,120 救護車通過學校西門進入學校。見到救護車孩子母親感覺出事了,跟著救護車一起沖進了學校,趕到事發樓下時,發現孩子倒在地上,瞳孔已放大。在現場搶救了二十分鐘左右后又拉到醫院搶救,孩子沒有搶救過來。"

▲事發當日胡某母親于 10:20 抵達學校西門,班主任表示要先在班里搜一下,隨后還曾發手機圖片給女孩母親確認是否有胡某的。受訪人供圖

在女孩父親胡富昌微博發布的事件經過中,紅星新聞記者注意到,女孩胡某墜亡前,有兩次被同學 " 告密 " 違規攜帶手機的情況,分別是 4 月 8 日晚 10 時許,班主任通過微信語音電話告知家長,稱有同學反映女孩胡某攜帶手機;以及 4 月 9 日 8 時許,班主任致電孩子母親稱又有同學反映孩子攜帶手機。其微博中寫道," ( 9 日 ) 8 時 45 分,班主任再次致電稱昨日在學校發現了一張匿名小紙條,書寫內容為某某同學要借胡的手機使用,今天有同學來告密說胡就是指女兒胡某。"

【校方】

未與家長就 " 索賠 " 問題達成一致

校方領導曾稱班主任 " 沒有失當行為 "

據鄭州市教育局官方通報顯示,學校第一時間對家長進行慰問和安撫,并積極配合公安部門進行調查,主動與學生家長就善后工作積極溝通,反復進行了 3 次協商,家校雙方就家長索賠一事未達成一致,我們將與家長進一步積極協商,爭取盡早達成共識。

▲鄭州市教育局官方微博所發通報中的相關內容。截圖自微博

對此,胡富昌認為,校方并未盡到應有的責任," 事發后到現在,孩子的班主任從未主動聯系過我們,校方也從未承認在這件事上有任何過錯。" 胡富昌告訴紅星新聞,4 月 14 日學校書記和后勤相關領導與家長約在茶社面談,期間對方表示 " 經調查,涉事班主任沒有失當行為 "," 聽了這話我當場暈倒,被送往醫院。學校這樣的態度,讓我們家長非常絕望,本來悲劇發生后,我們是希望理性地與校方溝通,把事情解決,但這次談話后,校方的態度,讓我們非常無奈,所以決定在微博上公開為女兒討說法。"

胡富昌表示,胡某是自己唯一的孩子,也是父母心中的驕傲," 鄭州實驗外國語學校是市里的名校,哪個家長不希望孩子就讀一所好學校呢?" 胡富昌說,女兒平時性格活潑開朗,熱愛舞蹈,成績在班上也一直是中上水平," 不存在我女兒性格偏激的情況。"

▲胡某(左)此前與母親的合影。受訪人供圖

胡富昌告訴紅星新聞,目前自己和妻子對于校方最大的訴求,就是希望能知道真相," 我們想知道事發那天,到底發生了什么,我的女兒才會以這樣的方式結束生命。"

此外,他們希望校方能夠賠禮道歉,并且承擔起責任。胡富昌表示,學校存在 " 鼓勵、教唆學生互相檢舉揭發違規行為 " 的引導方式,對此,紅星新聞記者就此事多次聯系胡某的班主任毛老師及學校書記,截至記者發稿時,二人電話始終無人接聽。

【專家解讀】

律師:校方存在一定過錯,家長也未完全履行義務

心理專家:應合理引導并尊重青春期青少年

北京東衛(成都)律師事務所執行主任顏莉律師認為,事發時該學生 14 歲,就讀初二,屬于限制民事行為人,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年齡尚小,生理和心理還未成熟,且處于青春期的特殊時期,還不具備成年人的認識、辨別、控制和判斷力,容易產生沖動偏激,行為缺乏理性的行為。其次,學校作為教育機構,對未成年人依法負有教育、管理、保護義務。

在本次事件中,在未成年階段,學校在教育管理的制度上采用互相 " 檢舉 " 的方式具有瑕疵,容易對學生心理造成不良影響;教師在處理學生是否帶手機入校時,未及時關注學生情緒狀態,也未通過其他方式教育說服引導,也具有一定的過錯。學校、教師務必要完善學校的各類制度,做好學生的思想教育工作,要有防范發生同類事件的意識。

另一方面,孩子的監護人在對孩子的平時教育時就應當關注孩子的行為舉止和思想變化,配合學校對學生進行安全教育、管理和保護工作,與負有教育職責的學校相互配合,根據青少年身心發展的特點,對他們進行社會生活指導、心理健康輔導和青春期教育。孩子的監護人在該起事故中未完全履行其法定監督、教育義務,對孩子的意外事件也應承擔一定的責任。

心理學專家、國家二級心理咨詢師聽心表示,十歲至二十歲階段為青春期,青春期也被稱為 " 危險期 ",青少年在此時期內心非常敏感脆弱。聽心認為,處于這一時期的孩子自尊心很強,且自我意識剛剛覺醒,他們希望得到來自成年人的尊重。對于該階段的青少年,應當采取引導他們自主管理的教育方式,沒收和搜查手機這樣的方式,是以權威的身份來壓制,容易造成反彈。

同時,聽心認為,由于目前對涉事學校的具體管理方式不清楚,無法判斷校方在對待學生違規行為的處理方式上是否偏簡單粗暴,涉事班主任也是按照規定執行,所以就現階段掌握的情況來看,不能一味將責任推給班主任。青春期少年的教育,是需要全社會共同關注的問題,也是需要多方面全方位配合,才能為青少年營造一個健康的心理成長環境。

來源:紅星新聞

以上內容由"ZAKER新聞丨湖北"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嫩草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