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ZAKER 智媒短視頻 合作 加入

收視率第一,《王牌》收官戰,成了賈玲和沈騰咖位深淺的試水池

4 月 16 日,一檔熱度空前的綜藝收官:《王牌對王牌》

收視率破 2,市場份額 9.28%,穩居綜藝類節目第一名。

王牌家族盛裝出席,最后一期的嘉賓陣容也十分勁爆。

就連濃眉大眼的騰哥也正經起來,西裝革履很正式。

但以我們的了解,這太不 " 沈騰 " 了。

果然節目一開始,騰哥就帶上了自己的 " 不正經 " 的技能包,收官之戰也正式開始。

因為賈玲和沈騰的存在,《王牌對王牌》自開播以來就收獲了極高的熱度和話題度。

幾乎每一季《王牌》,都有亮眼的數據和經典的名場面。在一眾同類型綜藝節目中,《王牌》也因為出色完成了 " 無腦好笑 " 的基本綜藝職能脫穎而出。

有時候結合一些社會話題,甚至對節目本身有拔高效果。

六季以來,這正是《王牌》的安身立命之本。不過《王牌》之所以如此出色,和常駐嘉賓關系可太大了。

不夸張地說,從第三季開始常駐的沈騰,才是《王牌》最大的王牌。

之前的節目暫且不提,番茄君就從這收官的一期,看看沈騰是怎樣用自己的幽默,撩動觀眾的笑點,撬動綜藝這座大山的。

都知道沈騰幽默,張嘴成梗,動一動更是長在了笑點上。

比如:之前破繭成蝶的名場面。

以及笑死人不償命的 " 許仙 "。

由于兼有舞臺劇和大銀幕的表演驚艷,所以沈騰的表演收放自如,金句張口就來,無數人看《王牌》就是沖沈騰。

但在番茄君看來,沈騰之所以能成為《王牌》的頂梁柱,靠的其實是自己的對 " 度 " 的把握。

沒錯,表演的度,動作的度,說話的度。

收官這一期注定又有一個名場面,猜詞游戲中有一個詞難住了沈騰賈玲 CP:東邪西毒。

沈騰的表演讓人摸不著頭腦,他先是拖鞋,然后把一只鞋子放在了賈玲那邊。

現場觀眾一臉懵,就連賈玲也不知道沈騰啥意思。

一不做二不休,賈玲干脆自己演,分別表演了吹笛子的黃藥師和蛤蟆功的歐陽鋒,這個詞也就出來了。

最后大家都想知道沈騰演了什么,于是騰哥自己解釋。

把鞋(邪)放在東邊了,

然后讓賈玲 " 吸毒(氣)"。

綜藝效果滿分,也符合沈騰的風格。

當然如果賈玲哪怕湊上去做一個聞鞋子的動作,對觀眾來說笑果可能會更好。

但當賈玲接過話茬," 搶 " 了沈騰的表演時,沈騰什么都沒做,只是默默自己拿起了鞋子。

鏡頭也知趣地全部給了賈玲,本來能制造一個熱搜的沈騰變成了背景板。即便如此,騰哥在賈玲的表演過程中也沒多說一句話,多做一個動作。

從最后看,賈玲知道沈騰的意思,但是演后兩個字 " 西(吸)毒 " 明顯賈玲是不愿意的。

作為三年的搭檔,沈騰可能很清楚賈玲的意思,所以他很好控制了這個詞語表演的度。

既沒有讓賈玲聞 " 毒 " 授人以柄,也拉滿了節目的效果,堪稱兩全。

在網絡環境十分敏感的當下,短短時間能考慮到充分尊重女性并巧妙化解不適和尷尬,沈騰對表演程度的把握,很聰明。

后邊依舊是猜詞,電影名《誤殺》

這次是三個人表演,沈騰、賈玲和馬麗。

沈騰的表演是 " 捅刀子 ",先捅賈玲,發現不對,

再捅馬麗,《誤殺》一下被猜中。

這段表演博得了滿堂彩,幾乎在座的嘉賓都猜到了是《誤殺》,只有賈玲打趣," 我就知道會先殺我 "。

這時候重點來了:為了給賈玲安慰,沈騰張開雙臂想給她一個大大的擁抱,沒想到賈玲沒接,所以擁抱很快變成了有點小尷尬的搭肩。

無論賈玲是有心還是無意,可以看到沈騰是很紳士的。

或許多多少少有點尷尬,但他對男女性動作的接觸度把握地很好。

不少人會問,他們關系那么好,之前也有過很多摟摟抱抱的名場面,

甚至就在這一期,賈玲還跟鐘漢良動作親昵來著。

這次為什么就看 " 度 " 呢?

大家可能沒注意到,節目中許多摟抱的動作,要么是節目組安排的表演環節,要么是賈玲自己主動。

而剛剛我們提到的沈騰收回去的擁抱動作,是即興的,也是沈騰主動。

既然賈玲沒接,沈騰收回地也就恰到好處,這恰恰反應了沈騰對自己綜藝表現動作的控制。

宋小寶上場后,氣氛很快活躍了起來。尤其表演《士兵突擊》的時候,寶哥幾乎是在地上竄出去的。

李宇春很快猜出了《士兵突擊》,沒猜出來的沈騰表示:你演的是沒有毛的那個禿雞。

想不到沈騰學到了王建國的諧音梗技能包,現場的氣氛再次被烘到了高潮。

本來小寶的這個表演,多少看著有點滑稽的感覺,笑聲里夾雜了其他味道。

但沈騰金句一出,所有的重點都到了這個梗,兩字救場。

其實《王牌》一直以來都主打情懷,譬如《天龍八部》系列,

《還珠格格》系列,

《歡天喜地七仙女》系列,都來過《王牌對王牌》。

有情懷難免煽情,這也是《王牌》的常規武器,最后一期自然不能免俗。

這次的嘉賓是李宇春,所以最后的談心環節,主要講到了春春從《超女》到現在 15 年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

以笑為先的《王牌》,這個走心環節其實不是那么受歡迎的,但即便在這樣的氛圍里,沈騰也能讓大家笑。

春春講到有很陌生人碰到她,會要求和她拍照,只不過中間加了句 " 像騰哥一樣 "。

沈騰立馬接過話茬:老人

那個賤賤的表情配上這倆字,效果簡直絕了,一旁的黃曉明都笑成了表情包。

但從沈騰這倆字,也可以看到他對自己語言或者說梗的尺度把握。

首先,打斷李宇春的講述是不好,但這里情有可原,因為李宇春專門提到了騰哥,所以接話茬無可厚非。

其次,沈騰并沒有拿李宇春和其他嘉賓開玩笑,而是典型的自嘲。

觀眾聯想到沈騰平時 " 老胳膊老腿 " 的表現,自然會開懷一笑。

更重要的是,這個小插曲有助于消解現場比較嚴肅沉重的煽情氛圍,其他人很難做到。

一直追《王牌對王牌》的觀眾應該知道,鐵打的騰玲,流水的嘉賓。沈騰和賈玲對《王牌》這檔綜藝來說,是靈魂。

尤其是沈騰,他讓我們看到了一種高級的搞笑。

這種搞笑既能脫離低級趣味,又能恰好地接到地氣;既能拉滿綜藝效果,又能恰如其分地避免大多數尷尬和不舒服。

這樣的搞笑,不是誰都能做出來的,因為它建立在高情商和高智商的基礎上,建立在對自己表演的動作行為和語言精準控制的基礎上。

所以,雖然《王牌對王牌》有內容創意缺失,商業廣告堆積太多等等缺陷,但依舊可以收獲粉絲和流量。

第六季就這樣結束了,希望明年的第七季,《王牌對王牌》可以或多或少得解決這些問題,不要浪費了騰哥的喜劇天賦。

畢竟,現在認真搞笑的綜藝節目,真不多了。

以上內容由"電影爛番茄"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電影資訊

電影資訊

一切為了愛電影的你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嫩草影院